在通往红砂岭的路上,曾经的《麻掌惨案》你可知否?

快上红砂岭的主路时,挖矿石的人把路截断了,远瞧一个人在转山,我扔下摩托车跟他结伴前行,这个老兄说:“下战书送孙子上学后就来这儿转,在小高岭上坐会返回去接孙子下学。″走了一会前边有个叉道,兄说:“这个路下去就到罗圈?跟许河村了,你看山下的红房子就是。″

一月茵沉二月蒿,当初是拔阴森的节令,仲春二十号下午近两点,天出奇的暖和,我骑上摩托车朝后山奔去,一拔阴沉二探叉路。

二月十四号我《大年初十拜三庙,雪后驴行红砂岭》后,发现通往红砂岭那条路给毛细血管一样,叉出若干条小路,这些枝枝桠桠的小道的进口都在哪儿呢?老想探个究竞,好奇心驱使,决定抽个空闲再走一番。

沿着矿山公园的一条沟往里走,车到尽头出沟爬波,沿途都是挖铁矿?铝矿后留下的坑坑洞洞,还有那大片的坟莹。枯黄的荒草竭红的坑窝灰白的石基,不什么潋滟的景致。